千金归来:她带着四宝惊艳全城 大小姐驾到:她带着四宝惊艳全城(有哪些「全程姨母笑」的甜甜的小说?)月经全名,太疯狂了,

分类:影视资讯    发布时间: 2024-05-16 00:00:29    查看:0

【已完结】川流不息的街道上,猛然一阵急刹车声想起,凄厉的声音划破空旷的街道不少行人停顿下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声源方向看去只见,宽阔的马路上,一道蓝色的纤细身影,拦住了一辆黑色轿车,静默地对峙着司机看着拦车的女子,眼里闪过惊诧。

肤白貌美的女子见得也多,但眼前的女子似乎更让人惊艳拦车的女子,正是叶颜兮她本就五官长得精致,秀丽,今日又特别收拾了一下,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水盈盈的大眼似琉璃般脉脉含情,修挺的鼻梁,粉色的唇微微勾起,下巴圆润如玉。

叶颜兮今日穿的一身宝蓝色露肩短裙,衬得肤色白皙似雪,裙子修身设计,勾勒出苗条的身姿,凹凸有致及腰的黑发如缎,柔顺地垂至腰际,顾盼间风情万种司机盯着突然从路边窜出来拦车的女子,微微失神,而后见着女子勾起的嘴角,才似反应过来皱眉喝道:“不要命了是吧,赶紧走!”。

叶颜兮无视司机张牙舞爪地喝骂,径自朝车后方走去司机被她的动作搞得一头雾水,警觉地盯着她几乎时不时地都会上演这样一场闹剧,没办法,想要接近老板的人数不胜数,这不,车后跑的满头大汗的女子就是其一,但是敢这样拦车不要命的人,迄今,这女子是第一个。

想到此,司机快速地下车,想要拦住她“小姐...........”司机话才说一半,一只手才刚伸出去谁料,叶颜兮一横腿,直接将快接近二百斤的司机一脚踹开,司机狼狈地趴在了地上,错愕地看着叶颜兮车后边的女人,还在奋力地往前赶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叶颜兮柳眉倒竖,心中顿时豪气万丈,冲到车后门,一伸手想要拉开车门,没开,里边上了锁好歹也是跆拳道黑道五段,叶颜兮抬起腿,蓝色的裙摆荡起一阵香风,紧接着只听见‘咔嚓’一声,瞬息之间,车窗的玻璃碎了一块车内光线不好,叶颜兮看不见车内坐着的人,只模糊地看到一道人影,感觉到那人转过了头看她,叶颜兮只觉得一瞬间似是被野兽盯上了一般,如此凌厉的眼眸。

简直让人窒息,将那不舒服的感觉忽略此刻,叶颜兮胸中可是酝酿着熊熊怒火,说话时,只觉得似火山喷发般涌出:“是不是男人啊你,衣冠禽兽,不对,简直禽兽不如!”今天原本她的心情就糟透了,恰好又看见这一幕后边追车的那女人,被人从车里拉出来,一看就是男人始乱终弃的结果,于是,义愤填膺的她,就这样想也不想地拦住了车。

车里的人静默着,叶颜兮只如开闸的洪水,继续骂道:“你这种禽兽中的败类,啊,不,男人中的败类,呸,简直人渣,知道这俩字怎么写吧,恐怕小学语文老师没有教过你,那我教........”叶颜兮正骂到兴头上,车后的女子追上了,看看车内的人,一脸惊呆了的样子,良久反应过来,秒变泼妇,朝叶颜兮怒骂:“神经病啊你,脑子不正常?”

说话间,一股香水味扑面而来刚没看清女人的样子,此刻,叶颜兮才仔细看了几眼,眼前的女人浓妆艳抹,厚厚的粉底加上狰狞的面目,活像炸毛的公鸡女人见叶颜兮还愣着站在车门边,用力将她推开,踉跄几步才站稳叶颜兮愣愣地看着女人,小心翼翼地凑到了车窗外,低声下气地说道:“肖总,刚是我的错,希望您重新考虑考虑,与我们公司的合作,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2叶颜兮站在一旁,目瞪口呆不是上演的负心男抛弃旧爱吗?怎么扯到公事上了?如果真只是谈公事,那她刚刚.....女人还在絮絮叨叨地乞求着,叶颜兮没注意听,脑子里乱成一团,看来今日真是糗大了她也是气坏了,所以才会多管闲事,结果闹了乌龙。

车窗玻璃上的那个洞,黑黢黢的,似乎在提醒着她刚刚的事情,这让她脸颊微红,有些不自然地低着脑袋这时,副驾驶出来一名男子,身材干瘦,眼中精光四射,手中拿着笔记本和笔下车之后递给叶颜兮,说道:“麻烦小姐将您地址和联系方式留下,修车的账单到时寄给你。

”叶颜兮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这车好像是今年新出的卡宴此刻,心中默默地计算着车窗的价格心疼的像是在滴血虽然是误会,但这车窗的确是她毁的叶颜兮认命地在笔记本上写好姓名,地址和电话男子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见叶颜兮手中的电话通了,才满意地收回手机,低头看了一眼,笑容暧昧,转身丢下一句:“封小姐,身手让人佩服,还有,大腿很白。

”“......”她忘了今天穿的是及膝的裙子这么说,岂不是春光乍泄,车后座的那人岂不是把她全看光了?耻辱羞怯的感觉涌上来,叶颜兮只觉得脸红的发烫黑色轿车重新启动,离开,直到此刻,叶颜兮才觉得那双摄人心魄的视线也消失不见。

那浓妆艳抹的女子没继续追了,她双手环胸,傲慢地打量了叶颜兮几眼,轻蔑地勾起嘴角,“就你这样的,也跑来吸引肖总的注意,下辈子也没戏!”叶颜兮低头看了看自己,该有的都有,前凸后翘啊!不对!“您可能误会了”叶颜兮立马声明,想解释。

这都什么人啊,她压根不认识车内的人好吧,吸引谁的注意?简直冤枉!“总之,今天是你破坏了我在肖总面前的印象,希望以后不会再见到你,简直晦气!”女子冷笑一声,伸手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优雅地迈着步子离开了。

“.......”叶颜兮一瞬间哭笑不得路上的行人目睹了一场热闹,都对叶颜兮指指点点在路人灼热的眼神中,叶颜兮落荒而逃简直丢死人了!等走的远了,叶颜兮才从包里掏出手机,按下了那拨过几百次的号码“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听筒中传出女性呆板而机械的声音叶颜兮狠心按下了‘挂断’,耳边安静下来了旁边的报亭上,一张彩报上,放大了的标题:楚氏公子楚北泽与江式财团千金昨晚订婚,将于月底完婚楚北泽,那个与她执手走过八年的男人今日是她二十一岁生日。

他说会与她一起过生日,还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结果,却让她看到了他与其他女人订婚的消息这可真是一个大大的‘惊喜’3蓝色的天空一碧如洗,今日的阳光也分外明媚,可是叶颜兮的心情却是乌云沉沉,下起了雨最后不得以,翻出手机给另一人打电话。

‘嘟嘟’的声音才响了一声,听筒里传来一人懒散的声音:“谁啊?”“伊舟,我,叶颜兮!”随即,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叶颜汐皱了皱眉伊舟听见是叶颜兮,心脏‘砰’地狠狠跳动了一下,电话都有些拿不稳,随即有些心虚,“小兮啊,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今天你起的可真早,咳咳....”。

烈阳当空,叶颜兮有些无奈地撇撇嘴“伊舟,你知道他在哪里吗?”伊舟和楚北泽从小一起长大,如今,找到楚北泽,他是唯一的希望伊舟自然知道叶颜兮问的是谁,半响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小兮啊,这....北泽他....”。

听着电话那头伊舟吞吞吐吐的声音,叶颜兮有些恍然“那你能联系到他是吧!他在哪儿?”“小兮,不瞒你说....那个,北泽昨晚已经出国了”出国!一声不响的走,还走的这么匆忙连一句话都不肯留下,当真是要躲着她!“谢谢,我知道了。

”叶颜兮道了谢,挂了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直到手机屏幕变黑,叶颜兮才觉得从头到脚冰凉往事历历在目,昨日楚北泽说过的话还言犹在耳,说会给她想要的幸福,可是如今却觉得可笑如果不爱,那么他大可以亲口告诉她,没必要如避蛇蝎猛虎一般躲着她,她叶颜兮也不是死缠烂打的女人。

昨夜的报纸头条,简直是讽刺,楚北泽赤裸裸地背叛了她,一声不吭就与别人订婚,她怎么能不恨不怨所以,他也觉得没办法面对她,因此才连夜出国躲避她的吧!八年的感情原来也如此不堪一击,叶颜兮只觉得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空荡荡的,八年什么都没留下。

心口隐隐作痛,好似一块血肉被狠狠地剜掉了,痛入骨髓熟悉的铃声响起,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叶颜兮瞥了一眼,屏幕上显示“妍妍”两个字有些疲惫地按下接听键,叶颜兮听到话筒中传来赫初妍熟悉的声音,“兮兮,你在哪?”。

赫初妍说话嗓门很大,挨着听筒就觉得耳朵发懵赫初妍从小和她在孤儿院长大,一直形影不离,十多年了,赫初妍一直唤她小名,兮兮“我在外边,怎么了?”“蝈蝈今天有喜事,请吃饭,咱们好好宰他一顿”“好啊,等着我!”。

临近傍晚,灯红酒绿的都市中,天方夜谭一片笙歌叶颜兮、赫初妍和杜蝈三人吃过午饭后,直接打车到了S市最为繁华的娱乐场所,醉生梦死吃完饭后,赫初妍和杜蝈抱着话筒唱K,偏偏两个人都五音不全,还是麦霸,所以整个包厢都是一片鬼哭狼嚎。

叶颜兮抱着啤酒瓶,喝的恍恍惚惚桌子上空酒瓶越来越多,等两个人唱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叶颜兮已经喝的有点东倒西歪了4赫初妍转过身,伸手抢下叶颜兮手中的啤酒,微微皱眉,再看桌上空酒瓶有七七八八,不禁有些担心“兮兮,喝这么多酒干嘛,都醉了!”

叶颜兮伸手去抢,脑子晕晕乎乎地没够着酒瓶:“来,继续喝”“你已经喝这么多了,别喝了,到底怎么了?”“小兮,你已经醉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杜蝈这时也扔掉话筒,担忧地望着她此刻,几乎占了一面墙壁的液晶屏幕上放着一首欢快的歌曲,MV中一对小情侣甜蜜地依偎在夕阳之下。

愉悦的曲调中,叶颜兮只觉得眼眶刺痛“这个月底,我爱了八年的男人就要与别人结婚,我替他高兴不可以吗?”说完,莞尔一笑,却比哭还难看听了这话,两人对视一眼赫初妍有些气不过,狠狠地拽着叶颜兮,大声说道:“兮兮,为了一个楚北泽,你看看这些年你都为了他做了多少?值得吗?”。

“从小,你觉得自己是被叶家收养的自觉配不上他,于是苦学各种语言,只为了离他近一些甚至于后来去学跆拳道,也是为了不让他受伤害,可是,到头来,他抛弃了你,你反而这样作践自己,值吗?叶颜兮!”“你现在在这里伤心难过,折磨自己的身体,委屈伤心了那就哭出来啊,什么大不了的,然后将他彻底忘掉,世上又不是只有一个楚北泽!”。

赫初妍越说越气愤,只觉得怎么都不解气叶颜兮晃悠悠地站起来,脸上不知是哭还是笑,指着mv上的小情侣,再指指自己:“我?会为他伤心难过,楚北泽吗?怎么可能...我早就忘了他了”说完往门口走去,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

“洗手间去一下,回来了咱们继续啊”赫初妍看着她走路不稳,有点不放心,伸手想要搀着她,被叶颜兮一手拍开坐着的时候还没多晕,站起来走了两步,只觉得天旋地转的,叶颜兮感觉到胃里正翻腾不止,随时都要吐出来沿着走廊走了几步,似乎胃里的东西都翻滚到了喉间。

于是,加快了脚步,往洗手间走去,可是她实在是喝的太多,两条腿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软绵绵的,像踩在棉花上晕乎乎地往前走了几步,迎面好像过来一个人,可是叶颜兮醉的厉害,直接给撞了上去这一撞,本来就找不着东南西北,直接往后直直栽了过去。

似乎没有滚到地上,也不见疼痛的感觉迷糊间感觉到一只有力地手臂拦在腰上对方扶住她,似乎还没站稳,叶颜兮只觉得喉头的东西翻滚了上来,实在忍不住了‘呕’的一声,叶颜兮抓着那人的衣衫,尽情地吐了起来喉咙火辣辣的感觉,很是难受,胃里还翻滚着,不知道吐了多久,总算是好受点了。

紧接着意识也稍稍清醒了一些,一眼便看见对方白色衣服上的污秽,黑色的西裤上也是叶颜兮愣了愣,记得自己在包厢的时候看见过一行人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都是男公关,领头人原本让赫初妍和她选的,两人摇头拒绝了这个人看装扮应该也是男公关吧。

叶颜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埋头从包里拿出两张红票子递给面前的男人“呐,这两百,就当是赔偿了,干洗费怎么也得一百吧!”空气一时有些静默,眼前的人没有接钱叶颜兮虽然靠着墙壁,还是觉得晕,身体摇晃的越来越厉害。

不要?难道....还嫌少?叶颜兮暗自嘀咕,可是她钱包里也没多少了,等会回去打车呢她晕乎乎地想了一会儿,最后斩钉截铁地将两张红票子,直接塞到了那人的裤兜里5钱塞好后,叶颜兮才满意地砸砸嘴可是,从始至终她都不敢抬头,也许是心虚,但还是觉得那人的目光,让人如芒在背。

这一折腾,吐也吐了,胃里舒服了不少,便想着返回之前的包厢去转过身子,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叶颜兮伸手本意是拍拍那人的肩膀,奈何眼前的人太高,只拍到了胸膛上这么高啊...她的个头似乎还没到人家的肩膀事了还非常惋惜地说道:“帅哥,虽然吧,各人有各人的苦衷,但是你还年轻,总是做这一行怎么行呢?我也不是歧视你们这个,但是年轻人嘛要迷途知返,回头是岸啊!”。

完了,叶颜兮踮起脚尖,又安慰性地拍拍那人肩膀,才满意地离开叶颜兮跌跌撞撞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后了,那人微微皱眉,视线还停留在那处,久久没有回神从一开始,醉生梦死的总经理战战兢兢地站在肖煜身后,大气不敢出此刻,有些胆战心惊地偷偷瞥了一眼肖煜的脸色,只见那棱角分明的面容此刻冷若冰霜,长身玉立,高大的身形散发出魄人的气势,威严而冷酷,他感觉自己呼吸都快停止了。

视线闪躲处,醉生梦死的总经理又不经意看见,那黑色西裤兜里红色票子的一角,还有那皮鞋上灰色的脚印,顿时有些奔溃他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看见了这一幕,那女人也是奇葩,吐了肖总一身不说,还把他误认为男公关,用两百块钱来打发。

不说其他的,就是肖煜这一身衣服都是,国外私人订制剪裁的,价格不菲,两百块估计连鞋带都买不了“肖总....你看这....”经理有些结巴地说着感觉到肖煜身上散发的寒气,一咬牙继续说道:“默少还在等您”而后,只感觉到两道鹰隼一般的视线扫了过了,只如堕入冰窖一般寒冷,经理打了个哆嗦,脑袋垂了下去,不敢再看他。

“更衣室”低沉醇厚的声音吐出三个字,冰冷而邪魅总经理抖了抖,立刻反应过来,抢先在前带路:“肖总这边请!”半个小时之后,七楼VIP包厢中肖煜已经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眸色深沉,气势凛然,神色淡淡的,好像之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

刚坐下,沈默便拉住一个女人往肖煜怀里推从肖煜一进门,女人就已经注意到了他,直觉让她觉得眼前的人一定非比寻常于是沈默这一推,她便半推边就,顺势倒在了肖煜的怀中伴随女人‘哎呀’一声,无比的娇媚,芊芊玉手便摸索上了肖煜的胸膛,腰肢柔软,盈盈似水,温香软玉在怀,没哪个男人会拒绝。

女人暗自得意,这男人十之八九自己能拿下可是,正洋洋得意间,却听到头顶冷冰冰的声音:“什么味道?”6什么味道?女人脸色狐疑,坐了起来,下意识抬臂闻了闻自己身上,没什么味道啊,除过香水味,没什么怪味头发吗?。

女人又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嗅了几下,除过香味还是没有其他怪味而后,脸上扯出一丝微笑,“老板,可真幽默!”女人只以为肖煜是开玩笑,柔媚地撩了撩头发,又一次靠近肖煜,修长白皙的手指绕上了肖煜的手臂,指尖隔着薄薄的衣服,一下一下地摩擦撩拨着他。

肖煜悠闲地翘着笔直修长的长腿,漫不经心地晃着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猩红似血而后,勾起嘴角,杯子倾斜,红酒尽数倒在了女人身上,顺着白色低胸纱裙流了下去,惨不忍睹“啊...”女人惊叫一声,慌忙推开了肖煜,跑出了包厢。

肖煜像没事人一般,不紧不慢地放下杯子此刻,包厢中除过沈默枢还有江夜江夜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一只手臂搁在靠垫上,一只手中拿着高脚杯,轻轻地晃了晃杯中的红酒,优雅而散漫,“肖大少,啧啧....怎么还是这么不懂怜香惜玉呢?”嘴角的笑容邪魅而愉悦。

沈默枢也端起酒杯,凑热闹,与江夜碰了一下,眼神交汇心知肚明,“哎,也难怪会有人传,说咱们肖大少从来不近女色,还有传言说你是gay,唔,若不是认识你,我都要怀疑了!”听了这话,肖煜冷冷地看了两人一眼,勾起薄唇,戏谑地说道:“前不久,伯母还给我打过电话,说是相中了哪家的千金,要默枢你去见见,问我你的行踪。

还有,江叔叔也打过电话给我,还说报纸上江夜你与那什么明星的绯闻是不是真的,我借口说忙,之后回电话,看来,江上将这几年也是过得风生水起,***不断啊!”语罢,肖煜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煜,你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们兄弟几个久别重逢,今儿个一醉方休,别的不提,不提。

”沈默枢抢先说道另一边,江夜也忙不迭地附和:“对对,目前最紧要的是喝酒...别的不说!”回到包厢,叶颜兮又喝了不少酒,赫初妍和杜蝈都不住地劝着也无济于事走出醉生梦死的时候,外边已是华灯初上赫初妍和杜蝈两人顺路,而且杜蝈也喝醉了,叶颜兮便伸手招了辆出租车让两人先走。

临走时,赫初妍有些担忧,千叮咛万嘱咐叶颜兮一定要打车回去叶颜兮傻笑着拍拍胸脯,朝两人摆手出租车开了,赫初妍依旧很担心“蝈蝈,我怎么还是很担心呢,兮兮一个人能回去嘛”赫初妍忧心忡忡地拍打着闭着眼,醉的厉害的杜蝈。

“没事,不用担心,她可是叶颜兮”“那我也不放心,这大晚上的碰见***怎么办?”杜蝈听到这话,坐起了身子,哼哼唧唧道:“那可能我得担心***了,别的女人碰见***我会担心,但要是她叶颜兮碰上***,我可一点儿都不担心。

”赫初妍没好气地回道:“唉,你一说我也有点担心遇上她的***了”7此刻已是晚上,街上灯火明亮,浓稠的夜也照的犹如白昼,马路上街灯明晃晃的,洒下昏黄而暧昧的光芒往来的行人脚步不停,工作了一天,疯狂而绚烂的夜生活即将开始。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神色各异,晚风吹来,带着些许凉意,穿的清凉的叶颜兮这才感觉到冷,不住的哆嗦,揉搓着露在外边的手臂等了半天却没见着一辆出租车,叶颜兮有些不耐烦地跺着脚她站的地方本就很显眼,来来去去好几个男人路过都想要上前搭讪,但看着她冷淡的神色,又都灰溜溜地离开。

肖煜三人也陆陆续续从醉生梦死走了出来沈默枢晃着手中的车钥匙,挑了挑眉:“还没尽兴,不想回去,要不咱们再去下一个场子?”江夜闻言,连连摆手,愁眉苦脸地瞥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十二点前必须回去的,最近老爷子…你懂的。

”沈默枢有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瞧你那熊样儿!”“哼,也不知道是谁见了我爸,一副耗子见了猫的样子,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江夜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江夜的爸爸可是名副其实的三星上将,身手敏捷,年轻时战功赫赫曾经有一次,沈默枢仗着练了二十多年的身手,狂妄的挑衅江上将,结果,被人家一只手打趴下了。

最后,还顶着火红的太阳,三十多度的天里,站了七八个小时的军姿,晒得黑不溜秋,奄奄一息想到这,沈默枢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猫还温顺呢,那简直是猛虎!”如今想起,还有些肉疼“哎…司机车开来了,你们去吧,我先走了。

”说完,瞟了眼手表,慌慌张张地跳上车,争取在十二点赶回去“怂样!!”沈默枢小声骂道,而后拍了拍肖煜的肩膀:“煜,咱俩去吧!”半天没等到肖煜的回应,沈默枢偏头看向肖煜,见他凝眉不动,看着某个方向,顺着视线看去,便立刻看见了站在路边上那抹蓝色丽影,啧啧,这身材,凹凸有致!

见肖煜只是看,没打算上前,于是沈默枢嘴角挂着一丝笑,便朝着那道丽影走去“美女,在等人还是等车?”沈默枢自来熟地一手搭上叶颜兮的肩膀,昏黄的灯光下,叶颜兮本就有点醉意,此刻,精致的眉眼,水眸中氤氲着雾气,脸颊微红,媚态十足。

沈默枢看清后,不禁心生荡漾,心里暗喜:“美女要去哪儿?”叶颜兮今天心里本就不舒坦真是倒霉透顶的一天啊!遭遇相恋八年的男友背叛、砸了豪车赔钱不说,此刻等半天还等不来一辆出租,莫名其妙的又凑上来一个混蛋,还动手动脚。

叶颜兮心里的火气蹭蹭地往上冒斜睨了一眼搭在肩上的手“我要去的地方,恐怕你还不敢去!”叶颜兮云淡风轻地说道,语气中透着一丝危险沈默枢一听,顿时乐了,低着头凑近叶颜兮的脸颊,酒气喷洒而出“美女要去的地方,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敢去!”。

叶颜兮眼中冰霜一片,嘴角露出讥哨,“那我要去阴曹地府,你也跟?”“这么大一美女作陪,阴曹地府算什么,只要你想去,我便敢跟”沈默枢嘿嘿笑了几声,丝毫不觉得危险降临“确定?”8叶颜兮眉头微蹙,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一弯含情脉脉的水眸,顾盼间灵动异常,欲语还休,猫儿爪子般挠在心尖,痒酥酥的。

天生丽质难自弃“确定!”沈默枢忙不迭点头,已然神魂颠倒叶颜兮垂眸轻笑,浓密的睫毛投下小片阴影“这么说,我倒不能不领你的情咯!”“那好,咱们现在就走……”沈默枢心里一喜,没想到美人这么快就上钩了,于是自顾自伸手揽住叶颜兮的肩膀,准备带到肖煜眼前得瑟得瑟,可是话还未说完,手腕一阵剧痛。

接下来,只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脑中一片空白等脑中稍微恢复了一些清明,他才觉得自己四脚朝天,正好躺在马路中央,背部剧痛难当,动一下痛的嘶嘶抽气而后,一声急促的刹车声想起,尖利刺耳,同时一声怒吼:“妈的,找死啊!”。

“幸好装了摄像头,敢碰瓷,老子跟你去警察局说理去”司机从车窗伸出脑袋,骂骂咧咧地喊着周围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指指点点沈默枢忍着痛,翻身爬了起来,衣衫不整,狼狈万分那边司机还不依不饶地骂着,“有手有脚,年青力壮,尽想些天上掉馅饼,空手套白狼的事,呸,简直丢人!”。

司机见沈默枢爬起来让出了路,边骂边启动车子,车子如离弦之箭般从沈默枢身旁飙了出去沈默枢生平还没被人这么骂过,顿时火冒三丈,瞪着扬长而去的车,“再说一句试试,给我站住!”可是,那辆车早就消失在昏黄的路灯中,车牌号也没看见。

撑着腰想去追,可是才走了一步,背部剧痛难忍,腰像断了似的,不得已只能扶住灯柱,不停喘气妈的,太疼了!喘了一会儿才向罪魁祸首看去叶颜兮还站在原地,轻蔑地看着他“你……”直到现在他也不可置信,自己竟然轻而易举被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摔到地上。

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叶颜兮面前,上车之前,叶颜兮看着沈默枢,眼中鄙夷万分:“像你这种人渣中的败类,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哼!”临上车又不经意扫了一眼,看见一道人影,身姿挺拔,对上那双深邃幽深的眸子,路灯太模糊,也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只是,那样的眼神有点熟悉冷,冷到了骨子里,如芒在背沈默枢半天回不过神来,看着叶颜兮打完骂完,而后坐车扬长而去,万分憋屈脸色痛苦扭曲,一瘸一拐地向肖煜走去肖煜静静地盯着叶颜兮离开的方向S市里,能这么轻易放倒。

沈默枢的人不多,当然更多的是没人敢惹他24小时内连续遇见她三次,每一次都让他大开眼界,这女人有意思!沈默枢扶着肖煜的肩膀,疼得龇牙咧嘴一边还嘴硬地说道:“回头见着江夜,就说我被二十多人围堵,受了偷袭被人撂倒的!嘶,那女人真暴力!”。

如果让江夜知道他被一个女人摔到地上,一定会被耻笑一辈子的!“堂堂默少,不是声称天下女人手到擒来吗?”简直赤裸裸讽刺啊!“哪个女人有她这么暴力,母夜叉一个,简直是天使的脸魔鬼的心!看走眼了!”沈默枢懒得理他幸灾乐祸的嘲讽,今天真是认栽了。

“下一个场子?”“不”沈默枢揉着腰,中气十足地喊道:“我要住院!”得,这下正好不用回家了!坐在出租车上,叶颜兮正觉得心胸烦闷,手机响了,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皱着眉按下了接听键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声音,只觉得烦躁无比。

看来,今天是摆脱不了霉运了!标题:高冷总裁诱爱小萌妻作者:云灵歌